八八論壇 Forum88 首頁 八八論壇 Forum88
天南地北八一八,一舒己見安樂哂
[常用網址]
 
 常見問題常見問題   搜尋搜尋   會員列表會員列表   會員群組會員群組   會員註冊會員註冊 
 個人資料個人資料   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登入檢查您的私人訊息   登入登入 

~中信精選~
前往頁面 上一頁  1, 2, 3, 4  下一頁
 
發表新主題   回覆主題    八八論壇 Forum88 首頁 -> 自由文壇
上一篇主題 :: 下一篇主題  
發表人 內容
catherine
星級管理員
星級管理員


註冊時間: 2006-05-21
文章: 10131
來自: Hong Kong

發表發表於: 星期四 七月 13, 2006 12:28 pm    文章主題: 引言回覆

lts,有人等緊你阿
http://forum88.yukz.com/bbs/viewtopic.php?t=21177&postdays=0&postorder=asc&start=20
回頂端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 MSN Messenger
lts
星級管理員
星級管理員


註冊時間: 2005-05-26
文章: 18018

發表發表於: 星期四 七月 13, 2006 12:35 pm    文章主題: 引言回覆


天地讚美


地與海奏出歌韻,
磐石唱讚美歌聲,
風雨電也歌頌,
雲霧同頌吹送,
全地奏響聲勢無比。

頌讚聲永不衰竭,
全地要敬拜事奉,
高唱萬有之上,
榮耀無限之處,
全屬我主尊貴耶穌所有。

讓讚美如風天空海闊飛,
讓讚美浪花般海中濺起。
高唱萬有之上,榮耀無限之處,
全屬我主尊貴耶穌所有!

_________________
從來難數高低多少次,何時成就?那天失意?
前途幻變時,路雖遠,有這福氣心內暖。
回頂端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
lts
星級管理員
星級管理員


註冊時間: 2005-05-26
文章: 18018

發表發表於: 星期四 七月 13, 2006 2:03 pm    文章主題: 黑暗之上有青天 - 黃存望 引言回覆

黑暗之上有青天 - 黃存望

日 前 在 加 拿 大 多 倫 多 講 道 , 適 逢 天 氣 惡 劣 , 氣 溫 寒 冷 , 連 連 陰 天 , 間 中 又 下 雨 和 雪 , 強 風 刺 骨 , 真 不 好 受 。 我 擔 心 的 是 , 這 樣 的 天 氣 影 響 飛 行 , 那 我 就 不 能 依 時 回 家 了 。 晚 上 聚 會 回 來 後 , 守 候 在 電 視 前 , 要 知 道 天 氣 預 告 如 何 。 不 妙 ! 報 告 員 說 : 美 尼 阿 波 利 斯 的 機 場 因 大 風 雪 關 閉 。 多 倫 多 也 還 在 下 雪 , 我 想 明 天 是 走 不 了 !

第 二 天 一 早 , 兩 位 弟 兄 依 約 準 時 接 我 去 機 場 。 天 仍 是 那 麼 陰 暗 , 還 在 下 點 小 雪 雨 。 其 中 一 位 弟 兄 說 , 聽 天 氣 報 告 說 , 今 天 中 午 以 後 會 天 晴 。 另 一 位 弟 兄 搶 著 說 : 「 哪 裡 有 可 能 , 你 看 現 在 天 還 是 那 麼 黑 , 雲 還 是 那 麼 厚 , 怎 麼 有 可 能 等 一 下 就 會 有 晴 天 … … 。 」 我 們 一 路 以 天 氣 為 話 題 , 談 談 笑 笑 很 快 的 到 了 機 場 。

半 小 時 之 後 , 我 乘 的 飛 機 竟 然 可 以 按 時 起 飛 。 當 飛 機 上 升 時 , 很 快 的 衝 破 厚 厚 的 黑 雲 層 , 雲 上 居 然 別 有 天 地 。 天 是 那 麼 的 藍 , 陽 光 是 那 麼 的 可 愛 。 當 飛 機 繼 續 上 升 的 時 候 , 下 面 的 黑 雲 就 越 來 越 顯 得 窄 小 , 原 來 大 地 多 半 是 陽 光 普 照 , 只 是 小 部 份 , 這 裡 一 塊 , 那 裡 一 塊 雲 彩 而 已 。

世 人 常 受 許 多 事 情 的 困 擾 , 如 黑 雲 籠 罩 , 看 不 見 神 , 就 如 因 自 己 有 限 的 理 智 ( 但 更 可 惜 的 是 , 人 不 願 意 承 認 自 己 理 智 的 有 限 ) , 無 法 瞭 解 為 甚 麼 有 天 災 人 禍 、 好 人 受 苦 , 世 界 上 為 何 滿 了 不 公 平 的 事 , 為 甚 麼 這 眾 多 宗 教 等 。 再 加 上 個 人 不 幸 的 遭 遇 , 假 如 有 神 的 話 , 為 甚 麼 容 許 這 些 事 情 發 生 ? 或 以 為 上 蒼 不 仁 。有 人 為 了 今 生 的 思 慮 , 如 求 學 , 或 婚 姻 , 家 庭 , 兒 女 , 工 作 . . . 根 本 沒 有 時 間 思 想 神 的 事 , 或 是 不 願 思 想 。

神 是 真 實 可 敬 的 , 你 可 以 不 想 祂 , 甚 至 否 認 祂 , 但 祂 還 是 存 在 的 。 你 必 須 用 時 間 , 用 心 思 去 探 討 祂 , 因 「 凡 尋 找 的 必 尋 見 。 」 聖 經 是 神 啟 示 自 己 的 一 本 書 , 為 神 做 見 證 , 它 能 使 你 因 信 耶 穌 基 督 , 有 得 救 的 智 慧 。 它 好 像 飛 機 , 能 把 你 帶 上 高 空 , 衝 破 雲 霄 , 使 你 看 到 青 天 , 得 見 陽 光 。 一 個 人 除 非 他 是 文 盲 , 不 然 , 他 一 輩 子 不 找 機 會 看 一 遍 聖 經 , 這 是 他 一 生 最 大 的 損 失 。

_________________
從來難數高低多少次,何時成就?那天失意?
前途幻變時,路雖遠,有這福氣心內暖。
回頂端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
lts
星級管理員
星級管理員


註冊時間: 2005-05-26
文章: 18018

發表發表於: 星期四 七月 13, 2006 2:10 pm    文章主題: 接受批評的祝福 - 余銘志 引言回覆

接受批評的祝福 - 余銘志

「 批 評 」 這 個 詞 , 現 在 幾 乎 等 於 「 敵 對 」 , 一 被 人 批 評 , 說 我 們 有 甚 麼 不 是 , 甚 麼 地 方 錯 了 , 我 們 就 立 刻 感 到 被 傷 害 。 我 們 竟 是 如 此 脆 弱 , 如 此 的 不 能 接 受 自 己 不 是 完 美 的 人 。

沒 人 十 全 十 美 , 被 人 看 出 缺 陷 , 原 是 最 普 遍 不 過 的 事 。 我 們 為 甚 麼 大 驚 小 怪 呢 ? 因 為 我 們 不 能 接 受 自 己 。 我 們 總 希 望 , 總 幻 想 著 , 自 己 是 完 美 的 , 挑 不 出 一 點 毛 病 來 , 別 人 對 我 們 沒 一 句 不 滿 , 沒 一 句 閒 話 , 只 有 稱 讚 。

這 是 可 能 的 麼 ? 即 或 有 一 天 , 我 們 真 的 鶴 立 雞 群 , 練 到 了 完 美 的 境 地 , 在 視 覺 有 問 題 的 人 看 來 , 我 們 還 是 有 問 題 的 , 因 為 他 們 的 眼 睛 出 了 問 題 。 何 況 , 我 們 根 本 就 不 可 能 完 美 。

被 人 批 評 我 們 某 一 缺 點 , 我 們 很 容 易 以 為 , 別 人 要 拒 絕 的 , 是 「 我 」 這 個 人 。 其 實 他 批 評 的 , 只 是 一 點 ─ ─ 是 個 暫 時 寄 生 在 我 身 上 的 一 個 缺 陷 、 一 個 限 制 ─ ─ 就 像 一 個 瘡 、 一 根 長 指 甲 , 割 去 、 剪 掉 , 我 就 會 稍 微 貼 近 完 美 一 點 。

批 評 者 可 以 補 充 我 們 的 不 足 。 他 們 從 另 一 個 角 度 看 我 們 , 正 面 、 側 面 、 右 側 、 左 側 、 背 面 , 都 是 我 們 平 日 看 不 到 , 或 潛 意 識 裡 逃 避 、 不 想 面 對 的 一 面 。 所 以 , 他 們 對 我 們 的 看 法 , 跟 我 們 對 自 己 的 認 識 、 印 像 和 期 望 不 同 。

不 過 , 管 他 們 是 不 識 相 , 是 好 意 , 還 是 惡 意 , 既 被 人 批 評 了 , 成 了 事 實 , 我 們 不 如 就 化 腐 朽 為 神 奇 吧 。

第 一 , 我 們 可 以 利 用 這 個 機 會 , 鍛 煉 自 己 , 作 個 勇 敢 的 人 ─ ─ 敢 於 面 對 自 己 的 缺 陷 。 第 二 , 「 過 則 勿 憚 改 , 」 我 們 可 以 藉 這 個 幾 會 , 修 正 我 們 的 缺 陷 , 使 我 們 趨 於 完 美 一 點 。 如 此 , 被 批 評 豈 不 也 算 是 一 個 祝 福 嗎 ?

批 評 的 好 處 是 激 勵 我 們 發 憤 、 進 步 。 別 人 不 喜 歡 、 不 接 受 我 們 的 建 議 或 作 法 , 那 麼 我 們 放 下 這 個 , 可 能 找 到 另 一 個 更 好 的 主 意 或 作 法 。 別 小 看 自 己 , 以 為 自 己 再 想 只 得 這 為 一 個 主 意 或 方 法 。 你 越 沒 自 信 , 越 以 為 自 己 再 想 不 出 其 他 方 法 來 ─ ─ 走 頭 無 路 , 那 你 就 越 要 死 守 住 這 個 唯 一 的 方 法 ─ ─ 你 一 定 不 可 能 接 受 批 評 。

可 有 想 過 , 在 我 們 裡 面 , 也 許 還 有 很 豐 富 的 潛 能 和 才 智 , 是 沒 人 知 道 的 , 需 要 苦 難 挫 折 , 或 別 人 的 批 評 , 和 我 們 自 己 的 努 力 , 鋤 下 去 ─ ─ 痛 當 然 很 痛 , 但 是 , 天 下 越 珍 貴 的 事 , 越 沒 有 不 勞 而 獲 的 , 我 們 的 才 幹 得 發 揮 了 , 發 現 原 來 在 我 們 裡 面 , 有 一 個 金 礦 , 一 分 珍 貴 的 寶 藏 , 是 我 們 一 直 不 覺 察 的 。 若 非 被 人 狠 狠 的 鋤 下 去 , 再 加 上 我 們 自 己 努 力 改 過 , 我 們 將 窮 此 一 生 , 也 不 知 道 自 己 有 這 些 潛 能 , 豈 不 可 惜 ? 豈 不 浪 費 你 自 己 嗎 ?

批 評 我 們 的 人 , 我 們 應 當 珍 惜 。 孔 子 說 , 益 者 三 友 , 友 直 , 友 諒 , 友 多 聞 。 諍 諫 排 在 第 一 。

聖 經 說 : 「 當 面 的 責 備 , 強 如 背 地 的 愛 情 。 朋 友 加 的 傷 痕 , 出 於 忠 誠 , 仇 敵 連 連 親 嘴 , 卻 是 多 餘 。 」 「 責 備 智 慧 人 , 他 必 愛 你 。 教 導 智 慧 人 , 他 就 越 發 有 智 慧 。 」 ( 箴 言 廿 七 5 , 九 8 - 9 )

明 君 是 怎 麼 來 的 ? 是 納 諫 , 近 賢 臣 , 遠 小 人 。 小 人 諂 媚 的 話 雖 然 動 聽 , 卻 於 做 人 和 知 識 上 都 沒 裨 益 。

應 聲 蟲 有 甚 麼 益 處 ? 他 所 說 的 , 我 都 說 過 了 。 他 的 價 值 不 過 是 扶 持 我 搖 搖 欲 墜 的 自 信 心 , 肯 定 我 不 再 動 腦 筋 的 懶 勁 , 並 表 示 我 一 意 孤 行 時 , 也 有 人 支 援 而 已 。

我 們 心 裡 沒 安 全 感 , 不 敢 面 對 自 我 的 每 一 面 , 把 頭 埋 在 沙 裡 , 以 為 人 看 不 見 , 其 實 只 有 我 們 自 己 看 不 見 , 別 人 旁 觀 者 清 , 都 看 得 清 清 楚 楚 。 既 然 如 此 , 不 如 乾 脆 勇 敢 面 對 自 己 的 看 病 , 努 力 矯 正 , 使 吹 毛 求 疵 者 要 挑 , 也 挑 不 出 毛 病 來 。

納 諫 可 以 擴 闊 我 們 的 胸 襟 氣 度 , 使 我 們 不 小 器 、 容 得 下 另 一 種 意 見 。 倘 若 一 聽 到 異 議 , 就 波 濤 洶 湧 , 茶 杯 裡 起 風 波 , 地 動 山 搖 , 嚇 得 人 以 後 再 不 敢 直 言 , 便 少 了 許 多 吸 收 知 識 和 改 過 遷 善 的 機 會 , 損 失 的 是 我 們 。

如 果 我 們 重 視 真 善 美 、 重 視 人 格 、 靈 性 、 學 問 、 才 幹 上 的 進 步 , 重 視 藝 術 上 真 正 的 成 就 , 我 們 一 定 會 珍 惜 別 人 的 異 議 。 東 晉 的 雕 刻 家 戴 逵 , 創 作 態 度 認 真 , 精 益 求 精 , 經 常 躲 在 幕 後 , 聽 取 別 人 的 批 評 , 他 認 為 這 樣 的 意 見 才 是 準 確 、 無 保 留 的 。 當 聽 到 有 益 的 意 見 , 就 即 時 修 改 。 他 這 樣 邊 作 邊 改 , 雕 成 完 美 的 作 品 , 在 中 國 的 美 術 史 上 , 留 下 光 輝 的 一 筆 。

批 評 的 人 也 是 常 人 , 自 然 也 有 錯 誤 、 眼 光 差 、 偏 見 、 批 評 錯 的 時 候 , 但 如 果 我 們 胸 襟 大 , 容 量 闊 , 我 們 豈 不 是 連 別 人 的 錯 , 也 可 以 容 納 得 下 麼 ?

批 評 的 害 處 是 搖 動 信 心 , 讓 我 們 失 去 自 信 , 以 為 自 己 真 的 不 行 。 這 個 問 題 其 實 可 以 克 服 的 , 只 要 我 們 不 把 人 對 「 我 」 的 一 點 批 評 , 放 大 到 等 於 我 們 全 個 人 就 行 。 要 清 醒 , 記 住 我 們 還 有 其 他 許 多 長 處 , 還 有 上 帝 所 賜 , 裡 面 那 個 等 候 我 們 去 開 發 的 寶 藏 , 我 們 就 不 致 灰 心 。 我 們 若 常 想 到 , 創 造 宇 宙 萬 物 的 主 宰 怎 麼 愛 我 們 , 視 我 們 如 珠 如 寶 , 以 至 於 為 我 們 死 , 我 們 就 不 可 能 自 輕 自 賤 , 瞧 不 起 自 己 。

批 評 的 另 一 個 災 害 是 , 那 些 不 好 聽 的 話 , 落 到 不 認 識 我 們 、 沒 主 見 的 人 耳 中 , 很 容 易 讓 他 們 以 為 , 這 一 句 話 , 就 代 表 「 我 」 整 個 人 , 於 是 對 我 信 心 動 搖 , 或 引 來 更 多 的 批 評 攻 擊 、 壓 力 和 閒 言 閒 語 , 甚 至 於 譭 謗 。 是 之 謂 人 言 可 畏 。 遇 到 這 個 , 可 真 倒 楣 , 別 人 的 口 我 們 管 不 住 , 但 我 們 可 不 必 手 足 無 措 , 神 說 , 「 伸 冤 在 我 , 我 必 報 應 。 你 的 仇 敵 若 餓 了 , 就 給 他 吃 ; 若 喝 了 , 就 給 他 喝 。 因 為 你 這 樣 行 , 就 是 把 炭 火 堆 在 他 頭 上 。 你 不 可 為 惡 所 勝 , 反 要 以 善 勝 惡 。 」 ( 羅 馬 書 十 二 1 9 - 2 1 ) 萬 事 互 相 效 力 」 , 只 要 我 們 信 靠 上 帝 , 謹 守 主 的 教 訓 , 患 難 就 可 成 為 祝 福 , 把 我 們 鍛 煉 成 為 一 個 更 勇 敢 、 更 寬 容 大 度 、 更 堅 強 的 人 , 更 能 承 當 大 事 : 「 祂 試 煉 我 之 後 , 我 必 如 精 金 。 」

惟 願 你 發 現 , 你 真 的 是 精 金 。

_________________
從來難數高低多少次,何時成就?那天失意?
前途幻變時,路雖遠,有這福氣心內暖。
回頂端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
lts
星級管理員
星級管理員


註冊時間: 2005-05-26
文章: 18018

發表發表於: 星期四 七月 13, 2006 2:17 pm    文章主題: 更美的家鄉 - 葉特生 引言回覆

更美的家鄉 - 葉特生

「 漂 泊 半 生 , 步 入 中 年 」 , 這 是 今 日 許 多 海 外 華 人 的 寫 照 。

所 以 我 們 大 多 數 人 都 會 背 誦 李 白 名 句 「 舉 頭 望 明 月 , 低 頭 思 故 鄉 」 , 並 且 隨 著 歲 月 , 對 詩 意 感 受 日 深 。

初 到 異 鄉 , 既 陌 生 又 興 奮 , 脫 去 往 日 人 情 世 務 纏 繞 , 這 兒 有 自 由 自 在 的 寬 闊 空 間 , 經 過 逐 步 適 應 與 同 化 , 在 他 國 建 立 起 新 家 , 思 鄉 情 結 理 應 淡 化 , 但 事 實 卻 是 : 年 紀 愈 大 , 鄉 愁 愈 濃 , 不 是 吃 完 感 恩 節 火 雞 又 吃 聖 誕 大 餐 了 嗎 ? 但 愈 在 他 鄉 紮 根 愈 深 , 愈 自 覺 流 離 失 所 , 異 國 山 水 偏 勾 起 故 園 之 念 , 離 鄉 不 是 漂 泊 的 開 始 , 思 鄉 才 是 。

生 命 原 來 是 為 著 尋 找 , 對 家 鄉 的 尋 找 , 找 不 到 , 你 會 感 到 孤 寂 , 放 逐 之 後 那 種 推 心 刺 骨 的 寂 寞 。

李 白 一 生 旅 行 , 為 甚 麼 寧 願 孤 寂 ? 以 他 那 不 羈 和 灑 脫 , 他 大 可 摒 擋 一 切 , 回 到 夢 寐 以 求 的 西 域 故 鄉 。

他 沒 有 。 許 多 人 曾 經 千 山 萬 水 飛 回 去 , 尋 回 那 偏 遠 的 角 落 , 故 鄉 , 已 不 是 夢 中 的 故 夢 , 屋 簷 坍 塌 , 舊 時 王 謝 堂 前 燕 , 往 哪 兒 去 找 昔 日 的 舊 巢 ? 許 多 白 髮 歸 僑 , 在 故 地 飲 泣 , 抹 幹 眼 淚 後 又 怱 怱 離 去 , 這 種 失 望 , 恐 怕 也 是 李 白 的 心 路 歷 程 。 故 鄉 , 已 分 割 成 回 憶 中 的 和 現 實 中 的 , 你 即 使 回 到 故 鄉 , 還 是 想 念 故 鄉 。

「 日 暮 鄉 關 何 處 是 , 烟 波 江 上 使 人 愁 」 , 詩 人 崔 顥 在 黃 昏 落 索 時 登 黃 鶴 樓 , 夕 陽 西 下 , 孑 然 一 身 , 突 然 湧 起 強 烈 的 哀 愁 , 一 種 被 遺 棄 的 感 覺 , 「 黃 鶴 一 去 不 復 返 , 白 雲 千 載 空 悠 悠 」 , 誰 遺 棄 了 他 ? 不 是 黃 鶴 , 不 是 騎 鶴 的 人 , 也 不 是 故 鄉 , 而 是 時 間 和 空 間 ; 悠 遠 和 空 漠 , 使 人 變 成 了 天 涯 孤 客 , 感 受 到 心 靈 的 呼 喚 , 如 果 你 找 不 到 心 靈 的 歸 宿 , 將 永 遠 漂 泊 無 依 。

冰 心 老 人 晚 年 曾 寫 過 一 篇 短 文 , 題 為 「 我 的 家 在 哪 裡 」 , 當 年 她 已 九 十 四 歲 , 近 一 個 世 紀 , 她 住 過 不 同 國 家 的 無 數 城 市 , 有 自 己 的 家 庭 和 兒 女 , 她 說 : 這 些 年 來 常 有 夢 , 夢 到 回 家 , 哪 一 個 家 呢 ? 總 是 少 女 時 代 , 回 到 家 喊 爹 娘 。 她 的 肉 身 生 命 接 近 終 點 , 她 的 夢 回 到 起 點 , 蒼 蒼 白 髮 和 童 顏 少 女 奇 妙 地 合 一 。 不 管 哪 一 個 夢 , 夢 中 有 爸 爸 媽 媽 , 我 們 才 認 為 是 家 。

李 白 想 家 而 找 不 到 家 , 放 是 以 四 海 為 家 的 表 面 灑 脫 掩 蓋 內 心 寂 寞 , 用 酩 酊 大 醉 忘 掉 異 鄉 情 懷 : 「 但 使 主 人 能 醉 客 , 不 知 何 處 是 他 鄉 」 。

李 白 、 崔 顥 和 冰 心 , 都 在 尋 找 , 但 尋 得 的 , 卻 是 亞 伯 拉 罕 。

亞 伯 拉 罕 是 個 一 生 遠 行 的 旅 客 , 他 本 住 文 明 大 城 吾 珥 , 蒙 神 呼 召 , 離 家 出 發 , 「 出 去 的 時 候 , 還 不 知 往 那 裡 去 」 , 「 因 著 信 , 就 在 應 許 之 地 作 客 , 在 異 地 居 住 帳 棚 , 等 候 那 座 有 根 基 的 城 」 ( 希 十 一 9 - 1 0 ) 。

去 國 日 遠 , 曠 野 風 沙 使 臉 面 平 添 滄 桑 , 面 對 「 大 漠 孤 煙 直 , 長 河 落 日 圓 」 之 際 , 也 會 產 生 深 刻 懷 鄉 情 緒 吧 ! 聖 經 形 容 他 「 若 想 念 所 離 開 的 家 鄉 , 還 有 可 以 回 去 的 機 會 , 他 ( 們 ) 卻 羡 慕 一 個 更 美 的 家 鄉 , 就 是 在 天 上 的 , 所 以 神 被 稱 為 他 ( 們 ) 的 神 , 並 不 以 為 恥 , 因 為 神 已 經 為 他 預 備 了 一 座 城 」 ( 希 十 一 1 5 - 1 6 ) 。

對 於 信 的 人 , 家 鄉 三 個 ; 現 實 的 , 回 憶 的 和 未 來 的 家 鄉 , 於 是 家 鄉 不 光 是 桑 田 變 成 滄 海 的 現 實 , 也 不 是 虛 幻 美 化 的 回 憶 , 更 是 一 種 「 從 遠 處 望 見 、 且 歡 喜 迎 接 」 , 由 信 心 而 生 的 榮 耀 盼 望 。

不 管 你 有 沒 有 移 民 , 你 都 置 身 異 鄉 , 你 不 能 否 認 心 底 深 處 的 呼 喚 , 直 到 找 著 了 天 上 的 父 親 。

亞 伯 拉 罕 一 生 在 異 地 流 離 , 沒 有 哀 歎 , 也 不 用 酗 酒 逃 避 , 住 的 是 隨 時 拆 掉 他 遷 的 帳 棚 , 使 他 更 羡 慕 一 個 更 美 的 家 鄉 。 盼 望 , 令 在 世 日 子 發 光 芒 。

他 是 信 者 的 祖 宗 , 子 孫 踏 著 他 信 心 的 足 蹟 向 前 , 從 他 那 時 代 到 今 日 , 已 過 了 幾 千 年 , 「 家 鄉 」 不 但 不 渺 茫 , 反 而 愈 加 在 望 了 。

_________________
從來難數高低多少次,何時成就?那天失意?
前途幻變時,路雖遠,有這福氣心內暖。
回頂端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
lts
星級管理員
星級管理員


註冊時間: 2005-05-26
文章: 18018

發表發表於: 星期四 七月 13, 2006 2:30 pm    文章主題: 放鬆手,算恩典 - 田舍 引言回覆

放鬆手,算恩典 - 田舍

從 前 , 在 一 個 遙 遠 的 地 方 , 住 著 一 些 人 , 他 們 的 拳 頭 常 是 緊 握 著 , 他 們 的 雙 手 緊 抱 胸 前 , 彷 彿 老 在 擁 抱 著 一 些 甚 麼 , 執 著 一 些 甚 麼 。

他 們 畢 生 只 有 一 個 願 望 , 就 是 要 「 得 」 。

小 的 時 候 , 他 們 要 得 玩 具 、 糖 果 、 新 衣 、 新 鞋 、 父 母 兄 姊 的 寵 愛 。 上 學 了 , 他 們 要 有 好 的 學 習 成 績 、 師 長 和 同 學 的 喜 愛 。

隨 著 年 齡 的 增 長 , 得 的 漸 多 , 生 活 越 多 姿 多 彩 , 他 們 的 要 求 也 越 來 越 多 : 「 我 要 一 個 夢 中 情 人 : 溫 柔 、 體 貼 、 聰 明 、 漂 亮 、 愛 我 、 又 有 錢 , 有 我 一 切 所 夢 想 的 。 」

「 我 要 拿 到 幾 個 學 位 , 有 一 分 好 工 作 、 薪 金 要 高 、 有 升 職 加 薪 機 會 。 我 要 有 房 子 、 汽 車 、 家 庭 、 妻 ( 或 夫 ) 兒 、 健 康 、 成 就 、 地 位 、 名 氣 、 權 力 。 我 的 孩 子 , 我 希 望 他 們 健 康 、 聰 明 、 聽 話 、 讀 書 有 子 成 績 、 出 人 頭 地 、 將 來 有 個 美 滿 家 庭 、 事 業 有 成 、 妻 賢 子 孝 。 」

「 我 年 老 了 , 希 望 老 當 益 壯 、 安 享 晚 年 、 兒 孫 孝 順 , 壽 終 正 寢 , 身 後 事 極 盡 生 榮 死 哀 , 死 後 安 葬 ... ... 」 如 是 者 , 他 們 不 但 一 生 要 得 , 還 要 死 後 也 有 所 得 。

那 得 不 齊 全 的 , 就 生 造 物 主 的 氣 , 埋 怨 說 : 「 祢 為 甚 麼 不 給 我 這 個 那 個 ? 為 甚 麼 別 人 都 有 我 沒 有 ? 祢 太 偏 心 , 太 不 公 平 了 ! 」

那 得 著 的 , 就 緊 緊 的 抓 住 , 不 肯 放 鬆 手 。 雖 然 , 造 物 主 已 再 三 叮 囑 , 一 切 都 只 是 暫 時 借 給 他 們 的 , 借 期 屆 滿 , 便 要 收 回 。

但 是 , 借 用 的 時 間 久 了 , 人 很 易 有 一 種 錯 覺 , 以 為 一 切 本 來 就 都 屬 於 他 , 他 可 以 合 法 永 遠 擁 有 , 那 怕 是 原 主 人 收 回 , 都 是 不 合 情 理 。 由 是 , 他 們 為 自 己 種 下 了 痛 苦 禍 根 。

* * * * *

這 天 , 有 一 個 混 身 是 血 的 人 , 來 到 造 物 主 跟 前 。 顯 然 , 他 才 跟 人 博 鬥 過 , 他 要 死 命 掙 紮 , 執 住 妻 子 , 不 讓 死 亡 搶 走 , 但 他 輸 了 。 他 妻 還 是 去 了 , 他 執 著 的 僅 是 一 具 屍 體 。

「 騙 局 ! 騙 局 ! 」 他 仍 握 著 拳 頭 , 手 臂 抱 在 胸 前 。 號 啕 大 哭 , 痛 不 欲 生 。

「 造 物 主 祢 欺 騙 了 我 。 我 原 來 擁 著 的 , 分 明 是 一 個 溫 暖 柔 情 的 愛 妻 , 怎 麼 一 下 子 忽 變 成 了 一 具 冰 冷 僵 硬 可 怕 的 屍 首 ? 造 物 主 , 你 玩 弄 了 我 ! 」

造 物 主 搖 了 搖 頭 , 嘆 口 氣 說 : 「 唉 , 你 們 真 是 糊 塗 , 自 己 掘 了 個 坑 , 掉 在 其 中 , 還 怨 我 呢 ! 你 想 想 , 我 不 是 告 誡 過 你 多 少 次 了 , 一 切 都 是 有 期 限 的 。 你 不 過 是 沒 聽 進 去 , 不 信 我 的 話 是 了 。 你 想 想 , 每 天 都 有 人 死 , 有 人 失 , 我 的 話 有 足 夠 的 證 據 , 你 有 足 夠 的 提 醒 了 吧 ? 只 是 你 都 不 信 , 還 一 廂 情 願 的 以 為 可 以 直 抓 住 到 永 永 遠 遠 ! 」

* * * * *

那 人 走 進 痛 苦 谷 中 , 見 有 許 多 傷 心 重 創 的 人 , 淌 著 血 , 不 停 地 在 數 算 著 自 己 失 去 些 甚 麼 。 他 們 仍 抱 著 手 , 握 著 拳 , 時 而 痛 得 在 地 上 翻 滾 哭 號 。 淚 水 和 鮮 血 混 在 一 起 , 沾 顯 一 身 、 一 地 。 那 人 觸 景 情 傷 , 同 病 相 憐 , 對 造 物 主 產 生 更 大 怨 忿 , 說 : 「 我 們 都 是 失 敗 、 鬥 不 過 祢 , 以 致 於 重 傷 的 人 。 可 是 , 我 們 這 樣 痛 苦 , 祢 看 著 為 甚 麼 不 理 呢 ? 」

「 天 若 有 情 天 亦 老 」 , 他 想 , 如 今 青 天 不 老 , 可 見 上 天 無 情 。 一 種 無 奈 、 無 助 的 空 虛 感 壓 頂 而 來 , 好 像 一 面 網 罩 牢 著 他 。 網 不 斷 地 收 縮 , 收 縮 , 把 他 緊 緊 的 綑 著 , 紮 得 他 傷 口 劇 痛 。 他 大 叫 起 來 , 倒 在 地 上 滾 。

一 個 白 衣 天 使 含 著 眼 淚 , 迫 切 地 呼 籲 他 們 : 「 請 大 家 放 鬆 手 , 別 再 握 拳 抱 臂 。 你 們 若 肯 放 手 , 你 們 的 血 就 會 止 住 , 疼 痛 會 減 少 , 創 口 也 會 漸 漸 合 癒 。 」

只 是 大 家 都 不 肯 放 手 , 他 們 寧 可 痛 苦 掙 紮 , 也 不 放 手 。

* * * * *

那 人 終 於 把 手 放 鬆 。 他 生 平 第 一 次 看 到 自 己 的 手 掌 , 竟 是 那 末 傷 痕 斑 駁 ! 忍 不 住 淚 漱 漱 流 下 。 想 到 自 己 一 生 勞 苦 , 奮 鬥 掙 紮 , 到 頭 來 卻 只 餘 傷 痕 和 空 虛 , 不 禁 悲 從 中 來 , 咯 了 一 口 血 。

不 過 , 正 如 天 使 所 說 , 只 要 他 放 鬆 手 , 傷 口 便 不 會 那 麼 痛 ; 現 在 他 可 以 站 起 來 , 不 再 在 地 上 打 滾 。 只 是 , 他 感 到 麻 木 , 像 一 具 行 屍 。

有 人 輕 聲 地 哼 著 一 個 平 靜 的 旋 律 , 他 循 聲 望 去 , 看 到 那 人 滄 桑 的 臉 上 , 竟 還 有 一 絲 笑 紋 。 歌 聲 與 笑 容 ! ? 在 這 痛 苦 谷 中 ? 真 是 不 可 思 議 ! 他 再 看 一 眼 那 哼 歌 者 , 他 的 手 是 放 鬆 的 , 然 而 , 他 失 去 了 一 條 腿 。

「 你 還 笑 得 出 來 嗎 ? 」 他 問 。

哼 歌 者 答 : 「 我 是 一 個 有 福 氣 的 人 , 造 物 主 曾 給 我 兩 條 非 常 壯 實 、 跑 得 很 快 的 腿 。 我 打 網 球 , 這 兩 條 腿 替 我 追 回 、 搶 救 過 了 不 少 球 哩 。 不 是 人 人 有 這 麼 一 雙 快 腿 的 , 但 我 卻 有 了 , 還 達 三 十 五 年 之 久 哩 ! 」

那 人 又 想 起 他 失 去 的 愛 妻 , 悲 聲 說 : 「 多 可 惜 , 真 是 天 妒 英 才 ! 」

頓 了 一 下 , 他 問 : 「 你 的 腿 是 怎 麼 失 去 的 ? 」

哼 歌 者 答 : 「 在 一 次 交 通 意 外 上 , 我 失 去 了 我 的 弟 弟 和 一 條 腿 。 」

「 你 的 弟 弟 死 了 ! ? 」 那 人 驚 叫 起 來 。 身 旁 這 個 人 原 來 是 個 千 瘡 百 孔 的 滄 桑 客 。 可 他 還 唱 歌 微 笑 !

這 時 , 滄 桑 客 的 眼 映 著 淚 水 , 可 是 還 微 笑 著 說 : 「 每 次 想 到 我 的 弟 弟 , 我 就 衷 心 感 激 , 他 待 我 實 在 是 好 。 失 事 的 時 候 , 他 竟 擁 著 我 , 要 保 護 我 。 他 說 : 『 哥 哥 , 你 已 經 夠 傷 心 了 ! 我 不 能 再 容 你 身 體 受 傷 。 』 想 想 , 竟 是 我 的 弟 弟 保 護 和 愛 惜 我 這 哥 哥 哩 ! 多 少 人 能 有 我 這 樣 手 足 情 深 的 弟 弟 ? 然 而 , 我 能 有 了 他 廿 五 年 。 我 是 一 個 有 福 的 人 。 」

那 人 皺 皺 眉 頭 , 又 說 : 「 你 剛 才 說 傷 心 , 是 指 甚 麼 事 呢 ? 」

滄 桑 客 的 笑 容 消 失 了 , 他 垂 首 低 眉 , 胸 口 急 劇 地 起 伏 , 低 聲 的 說 : 「 我 妻 跟 人 跑 了 。 」

那 人 心 中 一 震 , 想 : 「 這 人 的 痛 苦 。 比 我 更 深 , 我 的 妻 只 是 死 了 , 她 死 的 時 候 還 惦 念 著 我 。 可 是 , 這 個 人 的 妻 子 跟 人 跑 了 ! 他 竟 還 笑 得 出 來 呢 ! 」

這 時 , 滄 桑 客 又 回 復 平 靜 , 他 緩 緩 的 說 : 「 她 本 是 個 很 好 的 太 太 。 我 們 結 婚 十 二 年 , 她 前 十 年 對 我 恩 重 情 深 , 幾 乎 是 為 我 而 活 。 讓 我 覺 得 , 我 是 被 看 重 的 , 是 很 特 別 的 一 個 人 。 十 年 了 , 人 生 沒 有 幾 個 十 年 , 她 把 她 最 燦 爛 的 十 年 給 了 我 , 我 得 的 很 多 , 是 我 不 配 的 。 為 此 我 感 謝 她 。 」

那 人 不 解 的 問 : 「 你 不 怨 嗎 ? 怨 造 物 弄 人 。 怨 你 太 太 拋 棄 了 你 。 」

滄 桑 客 笑 了 : 「 是 我 太 太 的 錯 , 怎 麼 倒 怨 起 造 物 來 ? 」 接 著 他 嚴 肅 的 說 : 「 至 於 我 的 太 太 , 人 總 有 錯 。 但 錯 了 , 也 不 能 抹 煞 她 過 去 對 我 的 恩 情 。 」

那 人 不 覺 失 笑 , 說 : 「 你 這 是 打 定 主 意 往 好 處 想 哪 ! 好 吧 , 讓 我 也 告 訴 你 , 我 是 個 多 有 福 的 人 , 我 多 感 謝 我 的 太 太 。 她 是 一 個 很 善 良 的 人 ... ... 」

他 們 二 人 邊 說 邊 笑 ─ ─ 像 「 才 得 」 的 人 一 樣 , 用 指 頭 點 算 著 過 去 得 過 些 甚 麼 。

_________________
從來難數高低多少次,何時成就?那天失意?
前途幻變時,路雖遠,有這福氣心內暖。
回頂端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
lts
星級管理員
星級管理員


註冊時間: 2005-05-26
文章: 18018

發表發表於: 星期四 七月 13, 2006 2:35 pm    文章主題: 深情的上帝 - 張宇理 引言回覆

深情的上帝 - 張宇理

坐 井 觀 天 的 人 , 只 能 看 到 一 小 圈 藍 天 ; 坐 井 觀 上 帝 , 決 無 法 認 識 井 口 以 外 的 上 帝 。 我 們 若 不 把 民 族 的 小 圈 子 , 套 住 自 己 的 視 野 , 我 們 第 一 , 就 可 減 低 自 限 , 不 會 以 「 耶 穌 基 督 不 是 中 國 人 」 而 拒 絕 祂 。 第 二 , 我 們 也 不 會 以 為 救 恩 只 是 給 以 色 列 人 的 , 還 要 奇 怪 何 以 上 帝 會 愛 「 外 邦 人 」 。

上 帝 的 情 義

關 乎 上 帝 的 情 義 , 未 細 讀 過 聖 經 的 人 , 是 很 難 測 想 的 。 因 為 世 上 眾 多 宗 教 所 講 的 神 , 都 與 聖 經 啟 示 的 上 帝 截 然 不 同 。 我 們 把 自 己 有 限 的 資 料 , 投 射 在 上 帝 身 上 , 對 上 帝 的 印 象 只 是 想 當 然 而 已 。

上 帝 在 聖 經 和 歷 史 啟 示 我 們 , 祂 是 一 位 情 深 義 重 的 神 。 祂 說 的 話 情 深 款 款 , 非 世 上 最 深 情 的 人 不 輕 易 啟 齒 。 以 下 謹 引 述 一 些 例 子 : 「 古 時 耶 和 華 向 以 色 列 顯 現 , 說 : 『 我 以 永 遠 的 愛 愛 你 , 因 此 我 以 慈 愛 吸 引 你 。 』 」 ( 耶 利 米 卅 一 3 )

「 以 色 列 年 幼 的 時 候 我 愛 他 … … 我 原 教 導 以 法 蓮 行 走 , 用 膀 臂 抱 著 他 們 , 他 們 卻 不 知 道 是 我 醫 治 他 們 。 我 用 慈 愛 索 引 他 們 … … 以 法 蓮 哪 , 我 怎 能 捨 棄 你 ? 以 色 列 啊 , 我 怎 能 棄 絕 你 ? 」 ( 何 西 亞 十 一 1 - 8 )

「 你 們 自 從 生 下 , 就 蒙 我 保 抱 , 自 從 出 胎 , 便 蒙 我 懷 搋 。 直 到 你 們 年 老 , 我 仍 這 樣 ; 直 到 你 們 髮 白 , 我 仍 懷 搋 , 我 已 造 作 , 也 必 保 抱 , 我 必 懷 抱 , 也 必 拯 救 。 」 ( 以 賽 亞 四 十 六 3 - 4 )

「 婦 人 焉 能 忘 記 她 吃 奶 的 嬰 孩 , 不 憐 恤 他 所 生 的 兒 子 ? 即 或 有 忘 記 的 , 我 卻 不 忘 記 你 。 看 哪 , 我 將 你 銘 刻 在 我 掌 上 , 你 的 牆 垣 常 在 我 眼 前 。 」 ( 以 賽 亞 四 十 九 1 5 - 1 6 )

「 耶 和 華 你 的 神 是 施 行 拯 救 , 大 有 能 力 的 主 , 祂 在 你 中 間 必 因 你 歡 欣 喜 樂 , 默 然 愛 你 。 」 ( 西 番 雅 三 1 7 )

「 他 們 在 一 切 苦 難 中 , 祂 也 同 受 苦 難 , 並 且 祂 面 前 的 使 者 拯 救 他 們 。 祂 以 慈 愛 和 憐 憫 救 贖 他 們 。 」 ( 以 賽 亞 六 十 三 9 )

實 際 行 動 的 表 達 是 : 神 子 基 督 「 擔 當 我 們 的 憂 患 , 背 負 我 們 的 痛 苦 。 我 們 卻 以 為 他 受 責 罰 , 被 神 擊 打 苦 待 了 。 那 知 他 為 我 們 的 過 犯 受 害 , 為 我 們 的 罪 孽 壓 傷 。 因 他 受 的 刑 罰 我 們 得 平 安 , 因 他 受 的 鞭 傷 我 們 得 醫 治 。 我 們 都 如 羊 走 迷 , 各 人 偏 行 己 路 ; 耶 和 華 使 我 們 眾 人 的 罪 孽 都 歸 在 他 身 上 … … 誰 想 他 受 鞭 打 , 從 活 人 之 地 被 剪 除 , 是 因 我 百 姓 的 罪 過 呢 ? 」 ( 以 賽 亞 五 十 三 4 - 8 )

「 我 們 還 軟 弱 的 時 候 , 基 督 就 按 所 定 的 日 期 為 罪 人 死 , 為 義 人 是 少 有 的 , 為 仁 人 死 或 者 有 敢 作 的 , 惟 有 基 督 , 在 我 們 還 作 罪 人 的 時 候 為 我 們 死 , 神 的 愛 就 在 此 向 我 們 顯 明 了 。 」 ( 羅 馬 書 五 6 - 7 )

「 不 是 我 們 愛 神 , 乃 是 神 愛 我 們 , 差 祂 的 兒 子 , 為 我 們 的 罪 作 了 挽 回 祭 , 這 就 是 愛 了 。 」 ( 約 翰 一 書 四 1 0 )

我 們 說 恩 義 如 山 重 , 上 帝 則 認 為 , 祂 的 恩 義 比 山 更 重 ; 「 大 山 可 以 挪 開 , 小 山 可 以 遷 移 , 但 我 的 慈 愛 必 不 離 開 你 。 」 ( 以 賽 亞 五 十 四 1 0 )


上 帝 是 否 無 能

許 多 人 以 為 , 上 帝 既 愛 人 類 , 那 麼 理 應 人 人 得 救 才 是 。 人 類 ─ ─ 連 一 小 撮 選 民 以 色 列 , 都 不 能 全 體 相 信 , 是 不 是 代 表 上 帝 除 了 人 類 , 再 沒 統 治 別 的 , 那 麼 上 帝 的 治 理 才 能 , 倒 真 無 法 證 明 。

但 是 , 我 們 看 上 帝 統 治 的 宇 宙 井 然 有 序 , 星 球 運 轉 , 四 時 更 替 , 潮 汐 漲 退 , 花 開 花 落 , 候 鳥 來 去 , 物 理 化 學 , 俱 各 有 一 定 的 規 律 時 序 ; 獨 有 人 類 可 以 越 軌 , 破 壞 上 帝 的 法 則 。 因 為 獨 有 人 類 被 賦 予 自 由 。 原 來 上 帝 對 待 人 , 是 用 不 同 的 方 法 ─ ─ 人 受 造 是 特 殊 的 , 照 著 上 帝 的 形 像 樣 式 ; 有 自 由 的 選 擇 權 。 而 愛 與 善 , 最 彌 足 珍 貴 的 地 方 , 就 在 於 可 作 別 的 選 擇 時 , 仍 專 心 一 意 的 愛 , 不 作 他 想 ; 在 可 以 避 免 受 苦 時 , 仍 寧 因 行 善 受 苦 。 逼 於 無 奈 的 愛 和 勉 強 的 善 , 都 非 最 崇 高 的 愛 與 善 , 因 此 並 不 完 美 。 那 種 近 乎 高 不 可 攀 、 完 美 的 愛 與 善 , 須 有 自 由 才 可 襯 托 出 來 。

但 我 們 也 不 必 以 為 , 神 賦 予 人 類 自 由 後 , 就 作 繭 自 縳 , 對 人 失 去 控 制 , 從 此 只 能 管 束 沒 自 由 意 志 的 日 月 星 辰 和 花 草 樹 木 。 並 不 是 這 樣 的 , 上 帝 在 每 一 個 時 代 , 那 怕 是 最 罪 惡 滔 天 的 世 代 , 都 能 找 到 一 些 人 , 甘 心 情 願 地 為 祂 , 屹 立 於 邪 惡 勢 力 的 怒 海 狂 潮 中 , 獨 守 純 潔 。

值 得 注 意 的 是 , 上 帝 雖 「 願 意 人 人 得 救 」 , 「 愛 世 人 」 但 並 未 將 自 己 的 意 願 , 強 加 在 不 想 得 救 的 人 身 上 。 若 是 這 樣 , 自 由 就 失 卻 意 義 。 上 帝 拯 救 的 方 法 是 : 「 叫 一 切 信 祂 的 , 不 至 滅 亡 , 反 得 永 生 。 」 人 得 救 是 要 自 願 的 。

我 們 常 常 以 為 , 要 全 體 齊 齊 相 信 , 全 部 得 救 , 方 謂 之 成 功 。 能 成 功 到 這 一 地 步 的 救 恩 , 方 為 神 效 。 神 卻 不 這 樣 看 。 主 耶 穌 說 : 「 被 召 的 多 , 選 上 的 少 。 」 走 窄 門 小 路 得 永 生 的 人 少 , 走 寬 門 大 路 滅 亡 的 人 多 。

救 恩 的 大 能 在 於 能 救 人 , 及 使 人 歸 向 善 良 的 神 , 不 在 於 有 一 種 吸 引 大 部 分 人 的 魔 力 。 值 得 我 們 思 考 的 一 個 現 象 倒 是 , 當 第 二 次 世 界 大 戰 時 , 希 特 拉 瘋 靡 全 德 國 ; 文 革 時 毛 澤 東 傾 倒 全 中 國 。 但 吸 引 多 人 , 並 不 代 表 真 善 美 和 成 功 , 還 說 不 定 是 邪 魔 橫 行 呢 !

此 外 , 上 帝 統 治 人 , 也 不 只 是 永 遠 用 一 種 方 法 。 現 在 是 恩 典 時 代 , 「 神 差 祂 的 愛 子 降 世 , 不 是 要 定 世 人 的 罪 , 乃 是 要 叫 世 人 因 祂 得 救 。 」 「 人 子 來 , 為 要 尋 找 拯 救 失 喪 的 人 。 」 ( 約 翰 三 1 7 ; 路 加 十 九 1 0 ) 等 到 上 帝 定 的 日 期 滿 足 , 神 審 判 的 大 日 子 臨 到 , 祂 必 「 用 鐵 杖 轄 管 他 們 」 。 那 時 宇 宙 的 秩 序 要 重 整 , 上 帝 顯 出 祂 的 權 能 , 消 滅 敵 人 。 問 題 是 那 時 我 們 在 哪 裡 ? 是 早 已 甘 心 臣 服 上 帝 的 人 , 還 是 被 上 帝 大 能 殲 滅 的 人 ?

上 帝 的 愛 長 闊 高 深

我 們 得 救 恩 , 並 不 是 虧 得 猶 太 人 不 信 , 神 無 奈 使 用 激 將 法 , 才 僥 倖 分 得 一 杯 羮 救 恩 。 不 是 這 樣 的 , 上 帝 是 全 人 類 的 上 帝 , 不 僅 是 以 色 列 人 的 神 。 救 恩 先 臨 到 以 色 列 , 然 後 到 列 邦 , 由 基 督 徒 而 至 非 基 督 徒 , 這 是 次 序 問 題 。 以 色 列 人 不 信 , 沒 有 盡 上 選 民 將 祝 福 帶 給 萬 民 的 責 任 , 神 的 救 恩 卻 不 被 牽 制 攔 阻 , 越 過 了 猶 太 人 的 障 礙 , 臨 到 非 猶 太 人 中 間 。 這 不 是 激 將 法 結 出 來 的 果 實 , 而 是 神 早 已 計 劃 好 , 把 福 氣 臨 到 世 人 。 保 羅 說 : 「 若 他 們 ( 以 色 列 人 ) 的 過 失 為 天 下 的 富 足 , 他 們 的 缺 乏 為 外 邦 人 的 富 足 , 何 況 他 們 的 豐 滿 呢 ? 」 ( 羅 馬 書 十 一 1 2 ) 換 句 話 說 , 我 們 不 是 因 為 以 色 列 人 的 過 失 才 得 救 恩 的 。 恰 恰 相 反 , 他 們 若 接 受 救 恩 , 又 順 命 的 傳 給 我 們 , 我 們 得 的 , 要 比 現 有 的 更 豐 。 「 要 激 勵 他 們 發 憤 」 的 說 法 , 只 是 指 逆 境 有 激 勵 人 的 作 用 。

神 並 沒 有 丟 棄 以 色 列 人 , 最 後 以 色 列 全 家 得 救 ( 羅 馬 書 十 一 2 5 - 2 9 ) 。 「 神 既 然 愛 世 間 屬 自 己 的 人 , 就 愛 他 們 到 底 。 」 ( 約 翰 十 三 1 ) 我 們 不 必 為 上 帝 的 情 義 擔 心 , 反 倒 應 想 想 自 己 當 怎 麼 回 應 神 的 恩 情 , 免 得 我 們 在 恩 典 當 中 墜 落 。

_________________
從來難數高低多少次,何時成就?那天失意?
前途幻變時,路雖遠,有這福氣心內暖。
回頂端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
lts
星級管理員
星級管理員


註冊時間: 2005-05-26
文章: 18018

發表發表於: 星期四 七月 13, 2006 2:37 pm    文章主題: 引言回覆

讓我記得 - 辛名

讓 我 記 得 歡 笑
雖 然 過 去 曾 有 眼 淚
但 不 要 忘 記 , 實 在 是 有 歡 笑

讓 我 記 得 別 人 的 好 處
雖 然 我 看 到 他 們 的 缺 點
但 他 們 實 在 是 有 優 點
我 不 能 否 認

讓 我 記 得 上 帝 的 恩 惠
雖 然 祂 常 常 沉 默
讓 我 獨 自 肩 負 人 生 的 重 擔
但 祂 實 在 是 有 恩 惠
我 不 應 忘 記

倘 若 我 都 忘 記 了
我 只 會 成 為 一 個 愁 苦
終 日 怨 尤 人 的 人
這 於 我 有 甚 麼 益 處 呢

上 主 , 請 指 教 我
對 祢 , 有 更 多 的 感 謝
對 人 , 有 更 多 的 愛 心
對 生 命 , 有 更 多 的 喜 悅

_________________
從來難數高低多少次,何時成就?那天失意?
前途幻變時,路雖遠,有這福氣心內暖。
回頂端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
lts
星級管理員
星級管理員


註冊時間: 2005-05-26
文章: 18018

發表發表於: 星期五 七月 14, 2006 11:08 am    文章主題: 窗前反思 - 楓曼 引言回覆

窗前反思 - 楓曼

中 國 河 北 省 有 個 無 極 縣 , 那 裡 的 醫 藥 批 發 市 場 以 偽 劣 假 冒 藥 品 而 聞 名 全 國 , 兩 年 前 政 府 開 始 打 擊 該 市 場 , 但 令 人 驚 訝 的 事 實 是 : 無 極 假 藥 , 愈 打 愈 假 。 據 《 北 京 青 年 報 》 報 導 , 無 極 的 假 藥 集 散 地 竟 然 是 由 縣 政 府 投 資 五 百 萬 元 建 成 的 。 當 地 政 府 官 員 跑 到 北 京 , 要 求 有 關 部 門 網 開 一 面 , 允 許 繼 續 製 作 售 假 藥 。

在 人 人 向 錢 看 , 集 體 下 海 經 商 的 風 氣 影 響 之 下 , 別 人 的 生 命 和 健 康 變 得 毫 不 重 要 。 祗 要 有 錢 賺 , 管 他 甚 麼 真 藥 假 藥 , 再 荒 唐 的 主 意 也 可 以 想 出 來 , 這 實 在 是 中 華 民 族 的 悲 哀 。

根 據 哥 倫 比 亞 電 視 公 司 的 報 導 , 在 美 國 的 紐 約 至 少 有 兩 個 龐 大 的 聯 邦 築 工 程 ─ ─ 紐 約 聯 邦 司 法 大 廈 ( Federal Court House ) 及 一 座 新 的 監 獄 , 均 由 四 間 與 犯 罪 集 團 有 關 的 建 築 公 司 承 建 。 令 人 費 解 的 是 , 專 門 負 責 罪 案 調 查 的 聯 邦 調 查 局 ( FBI ) 就 在 此 新 大 廈 旁 邊 。 他 們 採 取 的 態 度 是 視 而 不 見 、 聽 而 不 聞 。

在 末 世 的 日 子 , 社 會 上 這 種 荒 謬 可 笑 的 事 情 特 別 多 。 一 方 面 政 府 在 積 極 取 締 操 縱 建 築 的 犯 罪 集 團 , 但 另 一 方 面 又 任 由 犯 罪 集 團 毫 無 限 制 地 參 與 政 府 的 建 築 工 程 。

在 美 國 芝 加 哥 , 一 位 廿 九 歲 的 父 親 使 用 枕 頭 悶 死 哭 鬧 不 停 的 兒 子 , 結 果 被 判 處 卅 五 年 徒 刑 。 而 俄 亥 俄 州 一 位 殘 暴 無 恥 的 青 年 , 不 但 打 死 自 己 的 母 親 , 並 分 割 肢 解 其 屍 體 。 一 位 住 在 維 吉 尼 亞 州 剛 卸 任 的 選 美 皇 后 加 冕 並 且 在 台 上 高 歌 兩 曲 後 , 竟 帶 著 鐵 鎚 和 槍 打 算 去 殺 死 情 敵 。

聖 經 早 已 預 言 在 末 世 , 不 法 的 事 情 增 多 , 人 的 愛 心 冷 淡 , 彼 此 陷 害 , 彼 此 恨 惡 。 人 故 意 不 要 上 帝 , 存 邪 僻 的 心 行 不 合 理 的 事 。 裝 滿 了 各 樣 不 義 、 邪 惡 、 貪 婪 、 惡 毒 , 滿 心 是 嫉 妒 、 兇 殺 、 爭 競 、 詭 詐 、 毒 恨 。

日 本 一 個 小 學 生 自 殺 , 他 留 下 的 遺 書 說 : 「 人 生 活 得 沒 有 意 思 , 想 到 另 外 一 個 世 界 去 。 」

自 殺 是 通 往 另 一 個 世 界 的 途 徑 嗎 ? 另 外 一 個 世 界 在 那 裡 ? 現 代 的 教 育 並 沒 有 為 莘 莘 學 子 提 供 尋 找 人 生 意 義 的 線 索 . 社 會 上 流 行 的 價 值 觀 和 人 生 觀 都 不 斷 告 訴 我 們 , 賺 錢 和 享 樂 就 是 人 生 之 目 的 。 難 怪 乎 許 多 人 覺 得 前 路 茫 茫 , 人 生 一 片 灰 暗 。

_________________
從來難數高低多少次,何時成就?那天失意?
前途幻變時,路雖遠,有這福氣心內暖。
回頂端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
lts
星級管理員
星級管理員


註冊時間: 2005-05-26
文章: 18018

發表發表於: 星期五 七月 14, 2006 11:17 am    文章主題: 找到自己的位置 - 余星 引言回覆

找到自己的位置 - 余星

我 出 生 在 中 國 上 海 , 在 那 裡 度 過 了 我 的 青 少 年 時 代 。 父 母 都 愛 好 文 學 藝 術 , 有 許 多 文 藝 界 的 朋 友 , 家 中 常 瀰 漫 著 藝 術 氣 氛 。 在 這 樣 一 個 社 交 圈 子 裡 成 長 的 我 , 深 受 影 響 。 長 輩 們 那 種 崇 尚 自 由 、 才 智 , 強 調 自 我 實 現 的 人 文 主 義 人 生 觀 和 價 值 觀 , 也 成 為 我 精 神 生 活 的 軸 心 。 在 學 校 裡 所 受 的 教 育 , 是 以 共 產 主 義 為 依 歸 的 社 會 科 學 和 以 進 化 論 為 基 調 的 自 然 科 學 。 我 對 社 會 科 學 是 深 惡 痛 絕 的 , 但 為 了 上 政 治 課 , 拿 分 數 , 不 得 不 強 忍 著 , 死 記 硬 背 , 倒 不 覺 操 練 了 我 的 記 憶 力 。 後 來 我 才 知 道 , 原 來 進 化 論 的 立 論 根 基 是 如 此 薄 弱 和 不 堪 一 擊 。

由 於 家 母 在 大 陸 不 能 聽 到 完 整 的 福 音 , 信 得 糊 里 糊 塗 , 我 始 終 都 沒 從 她 那 裡 認 識 主 耶 穌 基 督 。 我 沒 有 耐 性 讀 聖 經 , 上 教 堂 只 是 為 了 聽 大 人 的 話 。 我 總 是 在 每 次 考 試 前 兩 三 天 , 才 想 到 「 懇 切 」 禱 告 , 求 神 赦 免 我 過 去 對 祂 的 疏 忽 , 請 祂 給 我 智 慧 , 使 考 得 好 , 並 且 許 諾 以 後 一 定 多 多 向 祂 禱 告 。 然 而 這 樣 的 許 諾 , 在 考 試 後 通 常 都 維 持 不 了 一 星 期 。 我 和 神 的 關 係 便 到 此 為 止 。 我 還 是 我 , 看 重 自 由 、 才 智 、 自 我 實 現 。 一 九 八 九 年 , 在 我 進 入 高 中 前 , 母 親 去 了 澳 洲 留 學 , 從 此 我 便 沒 有 理 由 再 去 教 堂 了 , 但 「 懇 切 禱 告 」 還 時 有 繼 續 。

我 就 讀 的 高 中 是 個 藝 術 學 府 , 同 學 中 很 多 紈 袴 子 弟 , 周 圍 瀰 漫 了 一 片 吃 喝 玩 樂 的 風 氣 。 我 向 來 自 以 為 有 家 教 , 有 理 想 , 但 這 份 清 高 維 持 了 不 到 兩 年 。 為 了 脫 離 窘 迫 , 我 開 始 和 那 班 紈 袴 子 弟 認 同 , 注 重 時 麾 的 打 扮 和 髮 型 , 舉 止 也 變 得 輕 浮 。 我 的 心 態 似 乎 輕 鬆 起 來 , 彷 彿 心 中 那 個 真 實 的 自 我 脫 離 了 傳 統 的 禁 錮 , 找 到 了 表 現 的 舞 台 。 我 說 話 越 來 越 粗 俗 , 態 度 越 來 越 兇 暴 , 行 為 也 像 一 頭 脫 韁 野 馬 般 , 常 常 比 原 先 那 時 麾 人 士 更 加 放 蕩 不 羈 。 這 樣 我 在 同 齡 人 中 贏 得 了 相 當 的 認 同 , 有 時 還 能 憑 小 聰 明 和 極 端 的 言 行 換 來 些 廉 價 的 「 佩 服 」 和 「 尊 重 」 。 我 心 裡 暗 暗 得 意 , 以 為 這 是 「 藝 術 家 氣 質 」 , 卻 不 知 道 自 己 正 在 墮 落 。

在 我 出 國 赴 澳 ( 一 九 九 二 ) 前 的 一 兩 年 , 大 陸 興 起 一 股 氣 功 、 玄 學 的 熱 潮 。 舉 國 上 下 , 皆 被 感 染 。 知 識 分 子 談 《 易 經 》 , 普 通 民 眾 迷 算 命 。 氣 功 師 、 特 異 功 能 者 成 為 一 時 俊 傑 。 我 家 也 多 了 不 少 這 樣 的 朋 友 。 我 本 來 就 對 老 莊 學 說 甚 為 欽 慕 , 這 時 混 在 這 些 人 中 , 更 是 得 其 所 哉 。 我 覺 得 已 經 接 觸 到 一 個 玄 妙 超 凡 的 境 界 , 在 這 個 境 界 裡 , 人 能 夠 預 知 甚 至 改 變 自 己 的 命 運 。 後 來 有 兩 件 事 使 我 對 玄 學 失 去 信 心 。 第 一 件 是 群 當 初 對 此 極 其 熱 衷 , 大 加 鼓 吹 的 文 人 藝 師 , 他 們 的 談 論 曾 使 我 醉 心 不 已 。 但 過 了 幾 個 月 , 我 再 遇 到 他 們 , 他 們 竟 沒 有 幾 個 有 興 趣 繼 續 研 究 的 了 。 我 就 想 , 如 此 奧 妙 高 深 的 東 西 , 麼 也 像 流 行 音 樂 一 樣 那 麼 快 就 過 時 了 呢 ?

第 二 件 , 也 是 比 較 關 鍵 的 一 件 , 發 生 在 我 赴 澳 前 的 幾 個 期 。 那 時 我 的 內 心 十 分 矛 盾 空 虛 , 雖 然 我 在 學 業 、 藝 術 、 哲 思 幾 方 面 都 漸 漸 趨 成 熟 , 超 過 同 齡 的 人 , 而 且 又 即 將 出 國 深 造 , 得 意 揚 揚 , 這 是 無 數 人 羨 慕 的 。 但 我 卻 感 到 空 前 的 孤 獨 、 迷 茫 。 尤 其 對 於 離 開 我 所 熟 悉 的 祖 國 、 親 友 , 往 一 個 陌 生 的 地 方 去 , 非 常 恐 懼 。 雖 然 我 用 各 種 哲 理 來 給 自 己 打 氣 , 卻 還 是 掩 飾 不 了 這 種 惶 惑 。 有 一 天 , 一 位 精 通 命 相 的 朋 友 來 我 家 , 我 們 便 開 始 排 八 卦 算 命 。 當 我 撒 出 一 把 筷 子 時 , 我 問 他 : 「 看 看 我 將 來 的 位 置 是 甚 麼 ? 」 「 位 置 ? 」 他 楞 住 了 。 於 是 旁 邊 就 有 人 提 醒 說 是 「 地 位 」 , 他 才 開 始 為 我 算 。 然 而 不 論 他 算 出 甚 麼 來 都 無 關 緊 要 了 , 因 為 這 已 不 是 我 的 問 題 。 「 算 了 吧 , 反 正 我 自 己 也 不 知 甚 麼 是 位 置 。 」 我 對 自 己 說 。 我 的 心 涼 了 半 截 , 我 已 知 道 算 命 解 決 不 了 心 靈 的 問 題 了 。 現 在 我 可 以 很 清 楚 的 說 , 我 所 需 要 的 是 對 自 己 生 命 價 值 和 意 義 的 肯 定 。 「 我 從 何 處 來 ? 往 何 處 去 ? 我 來 為 何 ? 」 這 幾 個 問 題 其 實 很 早 就 困 擾 我 , 只 不 過 越 來 越 隱 蔽 , 但 到 了 這 根 拔 去 的 關 頭 才 又 冒 出 來 , 大 聲 要 求 解 答 。 在 為 自 己 建 立 起 來 的 學 識 、 修 養 、 人 際 關 係 , 甚 至 語 言 能 力 等 等 保 障 , 都 看 來 靠 不 住 的 時 候 , 我 不 得 不 重 新 赤 裸 裸 地 面 對 生 命 根 本 的 問 題 。 我 知 道 有 「 覺 者 」 會 說 : 「 從 來 處 來 , 往 去 處 去 。 」 說 了 等 於 沒 說 。

在 這 樣 的 空 虛 惶 惑 下 , 我 來 到 澳 洲 。 下 機 沒 幾 天 , 媽 媽 就 帶 我 去 專 為 中 國 人 , 特 別 是 大 陸 留 學 生 , 設 立 的 基 督 徒 團 契 。 然 後 過 兩 天 , 又 有 一 位 老 者 帶 我 去 華 人 長 老 會 。 在 那 裡 我 完 整 地 聽 到 福 音 , 明 白 了 耶 穌 降 世 , 釘 十 架 的 目 的 。 我 過 去 清 楚 知 道 耶 穌 是 神 的 兒 子 , 也 知 道 祂 的 許 多 事 蹟 , 包 括 釘 十 字 架 , 但 現 在 才 了 解 , 祂 原 來 是 為 我 釘 十 架 的 。 我 想 耶 穌 這 麼 愛 我 , 我 怎 能 不 信 祂 ? 主 便 這 樣 進 入 了 我 的 生 命 。 我 已 經 記 不 起 是 誰 第 一 次 向 我 講 福 音 的 了 。 也 可 能 是 那 些 福 音 小 冊 子 幫 助 了 我 , 它 們 至 今 還 使 我 獲 益 良 多 。 我 所 記 得 的 是 , 在 一 個 基 督 徒 家 中 聽 他 解 釋 創 世 記 幾 天 後 , 我 更 在 慕 道 班 中 照 搬 他 的 見 解 。 一 本 叫 做 《 神 旨 意 的 奧 祕 》 的 小 冊 子 , 好 像 是 我 最 早 看 的 。 還 有 薛 華 的 《 前 車 可 鑒 》 , 顯 克 微 支 的 小 說 《 你 往 何 處 去 》 等 , 這 些 都 改 變 了 我 對 基 督 教 的 看 法 , 使 我 對 神 的 旨 意 、 宇 宙 和 人 生 有 一 個 完 整 的 認 識 。 不 過 屬 靈 知 識 , 有 的 是 信 主 以 後 得 到 的 , 有 的 是 原 先 就 知 道 , 但 在 信 了 主 後 才 對 我 變 得 真 實 。 而 我 之 信 耶 穌 , 完 全 是 一 個 意 志 上 的 轉 變 , 沒 有 流 淚 , 沒 有 興 奮 , 沒 有 觸 電 的 感 覺 。 甚 至 決 志 禱 告 , 也 是 以 後 補 上 的 。 當 時 我 第 一 個 反 應 是 為 自 己 過 去 的 那 種 「 禱 告 」 羞 愧 萬 分 : 「 這 麼 愛 我 的 上 帝 , 天 父 , 我 竟 只 想 要 利 用 祂 ! 」 當 我 明 白 了 救 恩 的 真 理 後 , 確 實 願 意 接 受 耶 穌 基 督 為 救 主 , 得 赦 罪 和 永 生 。 不 過 我 沒 有 想 到 有 主 和 沒 有 主 的 差 別 是 那 麼 大 , 因 為 很 快 我 的 生 命 就 徹 底 改 變 了 。 原 來 主 耶 穌 就 是 道 路 、 真 理 和 生 命 , 是 唯 一 通 向 上 帝 的 鑰 匙 。

我 是 個 搞 藝 術 的 , 多 麼 希 望 自 己 的 信 主 經 歷 驚 心 動 魄 , 跌 宕 起 伏 , 可 惜 沒 有 那 種 經 歷 。 母 親 說 她 、 阿 姨 , 和 其 他 許 多 弟 兄 姊 妹 已 經 為 我 禱 告 很 久 了 , 我 想 這 一 定 有 關 係 的 。 主 在 我 生 命 的 轉 折 點 上 救 了 我 , 這 是 祂 的 智 慧 , 也 使 我 免 受 許 多 掙 扎 尋 索 之 苦 。 我 能 說 甚 麼 呢 ? 我 只 有 像 詩 人 那 樣 滿 懷 感 激 地 說 : 「 神 啊 , 你 的 意 念 向 我 何 等 寶 貴 , 其 數 何 等 眾 多 ! 」

我 曾 因 沒 有 特 別 的 經 驗 而 懷 疑 過 自 己 是 否 得 救 , 但 立 刻 聖 靈 就 「 與 我 的 心 同 證 我 是 神 的 兒 子 」 , 我 清 楚 得 到 聖 靈 的 感 動 和 帶 領 , 開 始 渴 慕 神 的 話 語 , 對 聖 經 愛 釋 手 , 也 大 量 地 看 各 種 屬 靈 書 籍 。 我 隨 時 隨 地 都 想 同 天 父 說 話 , 這 種 交 通 是 那 麼 真 誠 和 自 然 , 因 為 藉 著 主 耶 穌 我 們 有 了 生 命 上 的 聯 擊 。 我 喜 歡 聚 會 , 喜 歡 和 弟 兄 姊 妹 們 在 一 起 , 喜 歡 聽 道 。 有 一 段 時 間 幾 乎 有 會 必 到 , 有 必 聽 。

神 的 話 照 明 我 的 本 相 , 使 我 越 來 越 清 看 見 自 己 的 罪 。 我 才 知 道 自 己 是 那 麼 的 自 私 、 污 穢 、 狂 妄 自 大 、 冷 酷 無 情 。 主 不 斷 用 愛 來 改 變 我 。 很 多 過 去 的 事 我 現 在 不 能 再 做 了 , 我 卻 從 來 沒 有 因 此 而 後 悔 信 主 , 因 為 遵 行 天 父 旨 意 的 喜 樂 , 遠 遠 超 過 罪 中 之 樂 。 當 我 靠 著 主 的 恩 典 去 饒 恕 一 個 人 , 或 是 克 服 自 己 的 某 種 私 欲 , 承 認 某 樣 罪 的 時 候 , 我 似 乎 能 感 到 天 父 在 拍 著 我 的 肩 說 : 「 孩 子 , 好 樣 的 ! 」 再 沒 有 比 被 神 喜 悅 更 美 妙 的 了 , 正 如 某 人 所 說 : 「 神 對 我 微 微 一 笑 , 勝 過 得 諾 貝 爾 獎 。 」

我 剛 來 澳 洲 時 , 在 一 個 過 去 的 「 師 兄 」 處 幫 他 搞 設 計 。 這 人 本 來 就 是 花 花 公 子 , 在 澳 洲 幾 年 更 是 變 本 加 勵 。 我 們 碰 在 一 起 正 是 臭 味 相 投 , 黃 色 笑 話 一 大 堆 。 但 我 信 了 耶 穌 後 不 久 就 不 再 說 髒 話 了 。 對 他 說 的 髒 話 只 是 「 哼 哼 」 應 付 過 去 , 他 幾 次 想 帶 我 去 紅 燈 區 , 都 被 我 拒 絕 了 。 他 感 到 沒 趣 , 後 來 便 藉 故 把 我 炒 了 魷 魚 , 不 再 和 我 來 往 。 驕 傲 是 我 最 頑 固 的 本 性 , 信 了 主 後 我 知 道 這 是 錯 的 , 但 卻 覺 得 別 的 可 以 改 , 這 一 件 卻 是 絕 對 改 不 了 的 。 一 天 我 在 火 車 上 讀 到 腓 立 比 書 第 二 章 「 祂 本 有 神 的 形 像 , 卻 不 以 自 己 與 神 同 等 為 強 奪 的 。 反 倒 虛 己 , 取 了 奴 僕 的 形 象 , 成 為 人 的 樣 式 。 既 有 人 的 樣 子 , 就 自 己 卑 微 , 存 心 順 服 , 以 至 於 死 , 且 死 在 十 字 架 上 。 」 便 感 動 得 熱 淚 盈 眶 。 心 想 主 身 為 神 的 兒 子 , 尚 且 捨 己 降 卑 , 存 心 順 服 , 以 至 於 死 , 我 算 甚 麼 ? 還 有 資 格 驕 傲 嗎 ? 從 此 我 便 不 再 有 驕 傲 的 理 由 。 雖 然 有 時 候 還 是 會 有 此 念 頭 , 但 我 總 是 以 這 段 聖 經 提 醒 自 己 。 母 親 和 許 多 人 都 說 , 我 確 實 變 了 許 多 。 我 深 知 這 是 主 的 工 作 。 只 可 惜 那 些 在 上 海 的 親 友 和 同 學 看 不 到 我 的 改 變 , 不 然 他 們 一 定 會 更 加 希 奇 。 我 常 常 寫 信 向 他 們 傳 福 音 ( 其 中 也 包 括 我 父 親 , 他 還 在 上 海 ) , 有 時 候 甚 至 寫 到 凌 晨 。 雖 然 這 花 去 我 大 量 的 時 間 和 精 力 , 但 深 信 有 這 責 任 將 神 的 恩 愛 分 享 給 所 有 我 關 心 的 人 , 甚 至 任 何 人 。

我 的 生 命 有 了 主 , 就 不 再 「 六 神 無 主 」 。 終 於 在 主 耶 穌 基 督 這 萬 古 的 磐 石 上 找 到 了 自 己 的 「 位 置 」 , 也 知 道 自 己 從 哪 裡 來 , 往 哪 裡 去 , 並 要 歸 入 永 恆 。 我 一 生 一 世 必 有 恩 惠 慈 愛 隨 著 我 , 因 為 主 與 我 同 在 , 這 使 我 常 能 帶 著 「 滿 有 榮 光 的 大 喜 樂 」 。 雖 然 我 知 道 , 基 督 徒 也 有 愁 苦 , 不 是 長 年 無 憂 無 慮 , 但 我 要 學 習 不 再 活 在 感 覺 裡 , 而 是 活 在 神 的 應 許 裡 。

在 受 洗 那 天 我 不 期 然 地 被 主 愛 籠 罩 , 當 會 眾 唱 出 「 我 已 經 決 定 , 跟 隨 主 耶 穌 」 這 首 歌 時 , 我 淚 如 泉 勇 , 我 深 知 「 現 在 活 著 的 不 再 是 我 , 乃 是 基 督 在 我 裡 面 活 著 」 。

主 啊 ! 我 愛 祢 , 因 祢 先 愛 我 。 我 要 永 遠 地 跟 隨 祢 。

一 九 九 五 年 一 月 十 二 日 寫 於 澳 洲 悉 尼

_________________
從來難數高低多少次,何時成就?那天失意?
前途幻變時,路雖遠,有這福氣心內暖。
回頂端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 發送私人訊息
從之前的文章開始顯示:   
發表新主題   回覆主題    八八論壇 Forum88 首頁 -> 自由文壇 所有的時間均為 台北時間 (GMT + 8 小時)
前往頁面 上一頁  1, 2, 3, 4  下一頁
3頁(共4頁)

 
前往:  
無法 在這個版面發表文章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覆文章
無法 在這個版面編輯文章
無法 在這個版面刪除文章
無法 在這個版面進行投票


Powered by phpBB © 2001, 2009 phpBB Group
本論壇言論純屬發表者個人意見,與 八八論壇 立場無關